往死里信 向生处活

有很多伟大的人说了很多伟大的话,假如你的语言超不过他们的话,那你就引用他们,那会带给你力量。

“新生儿通过这声哭喊,决定自己放弃爱,但是却要生存。”

“她还在儿童时,她父亲有一次用火通条打在她额头上,即紧靠鼻的上方。打那以后,她就失去了嗅觉,丧失了人的冷热感觉乃至任何激情。随着这一击,温存和憎恶、欢乐和绝望,对她来说都已经变得陌生。”


大爱。开年第一本。这起点太高了。让人捉住它的线索来得太迟了点。

《白河夜船》


个人觉得这个算是……小打小闹的片子。喜欢安藤樱才看的。有两处印象深刻。一是女主因为做了很好的梦而难过。从噩梦中惊醒了,便是一种自救成功。而从好梦中醒来,只有失落。尤其是梦到了不能再回来的人,不能再回去的过去。二是女主抑郁越来越严重,开始逐渐滑向嗜睡这个泥潭的时候,居然是她所谓“情敌”拉了她一把,把她从深渊中推回来。她爱的人无能为力,或者说自身尚且难保。如果是在现实中,她恐怕只能步闺蜜的后尘。所以这才是电影吧。


搬文之《无题——因为没有故事》

挺矫情的文。但让我想起以前混坛子的日子。说来汗颜,全须全尾的也就这两篇。


第一次写文。真想换个名发这个四不像。


    他已经老了。不过精神头儿依然很冲。所有看到他的人都不会把这个人的外表同他真正的年龄联系起来。老人清癯修长,头发没有全白,眼神还行,牙齿基本健在。腰杆儿硬朗,动作啥的也算利索。只是说话时家乡口音比以前重了。年轻时可以变换的口音而今执拗的回到他离家前的样子,哪怕因混入了别的方言而显得很不地道。

    记性这东西也一样。有时刚刚在干的事转头就忘,反倒年成越久的记得越牢实。不少当时一晃...

下雪了

在向奇怪的地方跑偏……

去影院给《海上钢琴师》补票。突然发现好多镜头光线太美了…………不禁想问自己以前是瞎了吗【并不是,只是忙着飙泪而已= =

今天吐司太成功了,成功到出炉就开始吃,想起来拍照的时候三分之一已经没了…………

© pudding1740 | Powered by LOFTER